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逆流星河

逆流星河的全部作品集

我要了我的女儿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我,梁文斌,此刻正躺在宾馆的大床上,浑shen无力地看着眼前的天花板。 而在我的shen旁,jin贴着一ju和我同样浑shen赤luo、大汗淋漓的躯ti,一ju柔ruan青chun、我刚刚还jinjin地抱在怀里,此刻却让我避之不及、恨不得ma上从她的shen边逃开的躯ti。 那ju被香气包裹着的躯tijinjin地纠缠着我的shenti,如此近的距离,让我能够清晰的听到从那ju躯ti里传来的chuan息声。 她的xiong膛jin贴着我的xiong膛,柔ruan的chu感夹住了我的胳膊,我知dao那是什么,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心脏在xiong腔nei的搏动,这一切……都在提醒着我,提醒我这并不是一场荒唐的chun梦,而是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shen上的事实。

错位之爱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素白的床单,棱角分明、一尘不染,却被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躯体压出深深的沟壑,原本浑然一体的整洁也被印上了无数条褶皱,并随着男女双方肢体动作的渐渐强烈而蔓延开来。布料与肢体相互摩擦发出沙沙的响声,嘴唇与舌尖滑过皮肤留下浅浅的湿痕,包裹住身体的衣物一件件减少,口鼻间喷出的喘息却渐渐粗重,房间内的空调一刻不停地喷吐着冷气,但床上的温度却隐隐正在上升。欲望就像是一团火,在床上的二人体内熊熊燃烧着,所有的行为都逐渐脱离理性转而由本能来驱使,一切与欲望不相干的杂念也都在这一刻被短暂地抛之脑后。耳边,萦绕着的声音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令人血脉偾张。手心,摩挲着的触感是如此的真切,如此的让人心旷神怡。可是申昊宇明明身处其中,却是感觉得那么的……不真实。

碧池渊的婊子们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好书无须介绍!

住在我隔壁的妖精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步凡生平最讨厌两种人。一种三天两头改变主意,不到最后关头不提出新要求,并且喋喋不休推卸责任的甲方。另一种就是……女人。步凡讨厌女人,但他并不是同性恋。步凡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十分正常的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诺克萨斯最后之日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战场一片狼藉,但只是这zhong程度的狼藉,德莱厄斯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本以为他们会死的更有气魄一点……这太煞风景了!” 说这话的是德莱文。本来这次德莱厄斯是不想带他过来的,他一开始预计会是一场苦战——他在北方的这群蛮族手里吃过的苦tou数不胜数——结果没想到会是这般一边倒的碾压。 “你嘴里的有气魄是指什么?”德莱厄斯闷闷地回了一句。 “当然是得躲得都快、够灵活!至少别这么轻易的……”德莱文一边说着一边从一ju上半shen被从shenti中间劈开的尸tishen上ba下他那引以为傲的旋转飞斧,“让我都不费力就把他们给宰了!”

同类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赤shenluoti的男人躺倒在床上,大kou呼xi着。那gencu大的yangju依然ting立着,配 得上男人健壮的roushen,即便这等健壮似乎毫无意义。 同样赤shenluoti的女人骑在男人xiongkou上,脸上带着难以说清的笑容——说不上 是美丽还是狰狞。yinchun距离男人的下ba只有十几厘米的距离,男人仿佛能够闻到 一gusao臭味,其中还夹杂着一些jingye的味dao……以及血的味dao。 女人的pigu向后缩了一点,俯下shen来,下ba贴在了男人的肩膀上。与这健壮 的男人相比,女人显得矮小、消瘦,虽然是压在了男人的shen上,但仿佛是缩在了 男人怀里一样,这就像是在等待男人一把将其抱住一样。 但是男人此时zuo不到这个——他的双手被麻绳牢牢捆在了背后。

我的继母我的妻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对于幸福,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有的人看重物质上的满足,认为金钱大于一切;有的人看重jing神上的满足,认为jing神世界上的满足才是至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 而对我而言,能够与自己亲近的人在一起,度过无病无灾的平凡时光,就是最大的幸福。 是的,我曾经这么认为……直到我自己亲手把我珍视的这一切都破坏殆尽。

性瘾:直播时代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厚重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将所有的春光明媚都毫不留情地挡在了窗外。昏暗的房间内算不上宽敞,一张硕大无比的床更是直接占去了七成的空间,即使是剩下的那些角落也全都堆满了零乱无章的杂物,让这个空间紧张的小房间显得更加局促而逼仄。大床之上,隐约能够看到一个人形的物体蜷缩成一团,“人形物”用床单将自己的全身都裹了起来,只有一只脚还暴露在外面,彰显着“它”是一个人而非什么不明条状物的身份。“您有一条新的信息!您有一条新的信息!”突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沉静,也破坏了这片拥挤、局促、昏暗的小空间内时间凝固的假象。床上的“人形物”立即对这声音产生了反应,“它”扭动了几下,如同一条正准备吐丝结茧的蚕,但“人形物”的运动也到此为止,当突然出现的声音突兀地消失后,“它”就再次回归了平静,就连卷住床单姿势都和之前相比没有什么改变。

臆想成真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易殷是个ai意yin的人。 但他清楚自己一没钱二没脸三没niubi哄哄吊炸天的爹,所以一直以来他的意yin也只能是意yin,继续zuo一个有se心没se胆的diao丝。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生体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叮咚!” 门铃声打断了我短暂的睡眠。我艰难地抬了抬眼皮,瞄了一眼自动浮现在眼前的虚拟时钟。 上午8点……也就是说,从我凌晨4点躺到床上,到现在被门铃吵醒,我不过睡了五个小时。 五个小时,对于已经连续忙碌了几个昼夜的我来说,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充足的睡眠。尽guan睡衣依然支配着我的shenti,催促着我赶jin躺回床上,但意志力还是让我强撑着坐了起来,走去玄关开门。 话说这个时间,会有谁来找我? 不,这个问题并不严谨,因为即便去掉“这个时间”的限制条件,我也想不出会有造访我独自居住的这间单shen公寓的人。

影中鬼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因为最近阅读了某本知名小说有感而发的拙劣之作,看过的请不要剧透,谢谢~十二月末尾的寒风chui的很凶,漆黑的小街dao上已经不剩多少人了。我搓着手,一路小跑着回到我的住所,在走到我位于三楼的房间门kou时,我看到正坐在走廊上xi烟的老师——这个看上去四十岁开外的、胡子拉碴的男人。 “哟,”老师跟我打了声招呼,“今天回来的ting晚的嘛!” “哦,买了点烟回来,”我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想试一试新手法。” “哦呵?我记得你不会xi烟的,”老师笑dao,“怎么?又要自杀了吗?” “我要不要自杀跟你应该也没关系吧!” “那可不对喽。你好歹是我的ai徒,我一直很看好你的能力的,就这么一死了之了,我心里也不会好受,况且……”老师说着,看了一眼我的肩包,“你死了,谁来给我拍那么些宝贵的照片呢?”

错位之ai

其他 / 排行榜 连载

素白的床单,棱角分明、一尘不染,却被两ju纠缠在一起的躯ti压出深深的沟壑,原本浑然一ti的整洁也被印上了无数条褶皱,并随着男女双方肢ti动作的渐渐强烈而蔓延开来。布料与肢ti相互moca发出沙沙的响声,嘴chun与she尖hua过皮肤留下浅浅的shi痕,包裹住shenti的衣物一件件减少,kou鼻间pen出的chuan息却渐渐cu重,房间nei的空调一刻不停地pen吐着冷气,但床上的温度却隐隐正在上升。yu望就像是一团火,在床上的二人tinei熊熊燃烧着,所有的行为都逐渐脱离理xing转而由本能来驱使,一切与yu望不相gan的杂念也都在这一刻被短暂地抛之脑后。耳边,萦绕着的声音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令人血脉偾张。手心,mo挲着的chu感是如此的真切,如此的让人心旷神怡。可是申昊宇明明shenchu其中,却是感觉得那么的……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