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30.心悦?有愧。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陆天行犯了什么事吗?”桃华紧张地靠在秦尧玄怀里,抓着他的衣襟轻声问,生怕哪里惹秦尧玄不快落个帮囚犯求情的名头。

“重罪。”

见桃华这样怯生生的样子,分明好奇疑惑得快跳起来,却还是小心翼翼地窝在胸前。秦尧玄伸手抚摸着她的发顶,就想给受惊的小兽安抚顺毛一样,淡淡道:“孤已经将他压入死牢候审,想着他是华儿的侍卫才没有就地处决。”

“陛下华儿听不懂”

严重到即刻斩首?桃华想不通除了通敌卖国,弑君谋反,还能有什么罪名至于如此。

可陆天行是西屏王的庶子,更是傲国的刺探,十年大衍潜伏,劳苦功同可见忠心。这才刚刚从大衍回来几日?怎么可能犯下这种罪!

“随孤去看看简疏审的如何,再去审那死不张嘴的陆天行。”

马车停在官衙的牢房外,秦尧玄拿出一袭玄色薄衫,将桃华整个儿包住才抱起往外走。

“牢内阴冷。”

桃华被裹得严严实实,在怀里扑腾着,秦尧玄耐心解释道:“华儿身子弱,小心些。”

虽然应该立刻谢恩,可桃华此时手脚都被包着,像是个襁褓里的小宝宝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眨着眼睛委屈巴巴地说:“好像一只蚕宝宝,动都动不了了啦。”]

“待会渴了饿了,孤喂你。”

完全不知道秦尧玄打的什么算盘,桃华就这么被抱到地下的牢房里。

阴森的牢房里间间囚房,那些凄厉乞求的人刚开口就被牢头一鞭子抽到旁边,鞭风收回时一串血珠落在早就血迹斑驳的栏杆上。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iqishuw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