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28

脉,脉象已经完全正常了。

他决定将这件事抛在脑后,不去管它。

容遥这边颇为坐立不安,远在皇宫的崔凝烟更是恨意滔天,她从未想过要委身于楚成帝,但昨夜却在歹人的算计中把清白的身子给了楚成帝这个行将就木的老男人,天知道她有多恨。

在楚成帝入睡后,崔凝烟几次把手伸向了枕头下方,那里放置着尖锐的发簪,可每次当她要把发簪拿出来刺进楚成帝的胸口时,这个老男人就会悠悠转醒,用浑浊得叫人头皮发麻的目光盯着她。

好不容易盼到楚成帝离开关雎宫,崔凝烟终于忍不住拿出发簪,狠狠的将它刺进了楚成帝躺过的位置,那位置上还留着特属于楚成帝的余热,一股腐朽的,令人作呕的气味。

满身的酸疼抵不过胸腔中的恶心,她翻滚到床弦边,试图将肠胃里的东西都呕吐出来,她把苦胆水都吐出来了,但还是恶心的难受。

在楚成帝离开后,崔凝烟的随身侍女木棉就像往常般领着宫娥推门而入,见到趴在床弦边的崔凝烟,她连忙制止宫娥继续靠近,她快速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开口:“小姐?”

崔凝烟满脸泪痕,双眼猩红:“热水呢?”

木棉眸光微转间就看到了床上的落红,以及刺在床上的发簪,她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莫不是计划被识破了?

崔凝烟此时只想把满身的令人作呕的气味全都清除,她厉声道:“把水给我弄进来,快点。”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百度极速版】or【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

收藏网址:www.shiqishuwu.com

↖(^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