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12

恶。

见晏橙紧闭着嘴唇,余书衔咬紧牙关,想要狠狠心再逼他一把,可看着他这个样子终究是不舍得。

余书衔叹了一声,轻轻抚摸他抓着自己的手:“听话,这段时间跟你哥回家好好修养。现在的重中之重是你的身体,一切都等你把身体养好再说。”他终究还是不忍心逼他了。

晏橙不停地摇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我哪都不去,我就想在你身边待着。”

看着两个男人腻腻歪歪的程与舟浑身都不舒服,所以转身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两人。

余书衔的心软成了一滩水,伸出大手揉了揉男孩的脸,神色认真道:“接下来这段时间景铄要手术,我可能没有多余精力照顾你。”

“我不……”

“晏橙,你听我说。”余书衔打断他,“恢复期不可以马虎,只有让你哥把你接回家我才能放心。”

“你还是在乎我的,是吗?”

余书衔失笑,捏了捏他的耳垂:“当然。”

冰冷的身体似是终于回暖,晏橙点头:“好,我答应你。”

作者有话要说: 可能会有人不理解为什么晏橙不直接说,其实从心理层面很好理解啦!往往一个人青少年时期经历的对自身造成重大负面影响的事情,如果在当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那么在以后的成长过程中这个遗留问题对自身的伤害基本是无法消除的。而且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和心理防御,会下意识逃避甚至选择性遗忘。要想让他开口重提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其实大多数人都有过相似经历,表面看起来很正常很好,但内心深处的某一个角落其实是空洞的。想要让其开口就要进行适当的疏导和刺激。只有正视问题才能解决问题。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百度极速版】or【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

收藏网址:www.shiqishuwu.com

↖(^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