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8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必须要达到‘讽’的效果。这个嘲讽,并不是贬义,也不是说没礼貌,这是一种艺术形式。以前,相声艺人会越级讽谏上层。现在没人胆子能这么肥,大多数都是‘自嘲’。不管哪一种,一定要达到一个目的,就是观众要笑。所以我的评判标准非常简单,接下来也是这样的标准。

这个笑,意味着观众感到开心。但是艺人本身,并不一定要开心。正所谓,笑是甜的,伎艺是苦的;笑的人是甜的,引人笑的人的心却有点苦;笑的艺术是甜的,笑的哲学却十分涩口。

表演的技法可圈可点,瑕疵有,但是你逗乐观众的态度非常好。这种态度,我认为,应该是作为表演者必备的基本素养之一。而主持人,其实也是表演者之一,应该把笑的艺术,贯彻到底。让观众开心,让观众满意。我觉得在这一点上,你可以为自己鼓掌,于老先生也会感到欣慰的。”

最后一句,是相当高的评价,单阳不由得挺起了胸膛。

何松亭的话音落下,白鹤接过话头,笑道:“我怎么觉得表演艺术家瞬间就把我们这节目的档次给拉升了呢?就跟做火箭似的,蹭蹭蹭!”

赵亮也开玩笑,“何老师你下次别拿话筒了,我们节目统共就这么点时间,你让不让其他嘉宾说话了,你还让不让下一位选手表演节目了?你这不是捣乱吗?”

气氛在一阵奚落逗趣中炒热。因为何松亭的一番话,现场观众也突然意识到,其实这档节目的娱乐性中也蕴含着某些深层次的东西。人都有种从权威的心态,一旦这种价值观念先入为主,对于后续的节目,眼光也会挑剔起来。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iqishuw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