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7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才意识到,她已经很久没去看过临秋恒了。当年她父亲倒台,涉嫌系列莫须有的罪名,导致其在牢中自杀,而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临秋恒。她时正陷在悲痛之中,恨得把临秋恒千刀万剐。后来她去引诱他,在发生关系以后毅然报警,告他。

临秋恒狱了,她去见过他眼,两人隔着面玻璃,对方即使穿着囚服,还是派坦荡,温润如玉的模样。临雪渡时恨他了骨,隔着片玻璃看着里面的人,眼睛通红,仿佛只发狂的野兽。临秋恒没有话说,心疼的看着她,也被当是假仁假意。

离开监狱久,临雪渡车祸住院,司机当场死亡,坐在副驾驶的她,脸上留条十几厘米的疤痕,贯穿整张脸。而这时,真相却残忍的大白于世。所有的切,跟临秋恒毫无关系,都是个她心心念念的未婚夫搞的鬼。

可此时,却为时已晚,她心如死灰,像个游魂似的,敢去见临秋恒,再后来就是偶然的得了机会,NC公司。直游戏到现在,她似乎刻意的去把这件事忘却了,因为忘记了就会么自责。现在想起,只觉得心中愧疚更甚。

回过神来,眼前已是片模糊,临雪渡忍住眼中蒸腾的雾气,扯开个微笑,说:“好意思,我好像记得我和贵公馆有什么关系。”

“临小姐该看完这张照片,再说这句话。”带着白手的手伸胸的袋里,掏张照片递到临雪渡面前,上面赫然就是临安安的模样。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iqishuw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