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2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哪天又会走。果其然,周祁很气,后果很严重。把临雪渡压在上,在她的屁上狠狠的打了几,边打边说:“哪里学来的狗脾气,还会威胁起人来,真胆包天。”

临雪渡疼的直叫,双手乱舞,打着周祁。没把周祁打痛,反倒把自己的手打红了,委屈的泪眼汪汪。周祁见状,气也消了,抱着临雪渡坐在怀里,替她手。临雪渡从上跳来,抖抖裙子,说道:“我再回去,人们定要将这道观拆了,我先走了。”说完,也等周祁说话,提着裙子就跑,直到遇见找来的丫鬟,才起回到道观为香客准备的厢房里。

夜,丫鬟们都去睡了,周祁从窗进来,躺上床,将昏昏欲睡的临雪渡抱在怀里。这夜,什么也没有做,已经过了八年禁欲的活,周祁并没有想要临雪渡的想法,更何况,临雪渡现在还到及笄之年,算起来周祁比她父亲还上几岁,她又没开的样子,周祁本就忍心手。

隔天,周陵的眼线将飞鸽传到里,看了内容以后,连道圣旨召周祁和临雪渡。

路上两人均忐忑安,临雪渡想见周陵,但帝都近在眼前时,她又害怕。人古诗说十年死两茫茫,思量,自难忘。两人死别八年,临雪渡知道对方否如既往,还已经物人非。

马车穿过几道门,驶进,时间已日落黄昏,群鸟归林,偌的皇显得格外安静肃穆。被人领进御书房后,周陵还伏在案上,批阅奏章。抬头看向来人,目光片肃然,荒凉如同沙漠。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iqishuw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