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手里握着把银的刺剑,在空舞了个剑,剑身刺透空气发凌厉的唰唰声。

临雪渡跟着安德里亚来到楼的剑室,偌大的剑室的面上铺满了木质的板,墙角摆放着几个架和柜,上面装满了击剑的服装,头盔和护具。剩空白的墙面则挂着各各样的刺剑。

“挑把。”安德里亚说,转过身来,面上的表和油画当如辙。

第十七章 笼的玫瑰(六)

剑是很真实的剑,区别于现代竞技场上连衣服都刺不破的剑,剑室内每把剑都足以切开人的肤,刺穿人的心脏。

临雪渡大意之稍不留神就被剑术明的安德里亚划破了手臂,被划破的方不会很多血,只会留血痕,火辣辣的痛。疼痛让临雪渡集起神,再不敢小觑面前的男人。临雪渡没有学过击剑,又不懂其窍门,所以即使她武力强,也在灵活的安德利亚手受了几处伤。每伤都是个血痕,有的甚至还把衣服划破了。

“至于么认真吗?”临雪渡想着,却没敢松懈秒。为之计她只能凭借武力避开同安德里亚的正面交锋,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身上的伤在增加,临雪渡也慢慢熟悉安德里亚的攻击方式和击剑的窍门,临雪渡开始进攻。

整个剑室里都是剑身碰到起清脆的声音,两个人开始加快速度,不在局限于击剑样优雅灵活的形式,而是不顾切的进攻。

临雪渡虽然武力值,是身为女人,体力绝对占据风。安德里亚的眼睛渐渐充血,变得通红,进攻愈发凶猛起来,招招至临雪渡于死,让临雪渡愈发觉得奇怪。照在斗兽场安德里亚的神来说,虽然很气愤,对临雪渡很是恼火,是不至于用样的方法对临雪渡节节逼近不留余。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iqishuw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