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6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轻的划动,扫过上面的红突,临雪渡再也能控制自己,尖叫来,泻更多的水。感觉犹如隔靴搔痒,扰的她的里似乎有千万只蚂蚁,在钻动,奈何被束,能动弹,临雪渡只能扭动着部,诉说自己的渴求。

“啊,奴,奴王爷的骚货,求王爷,要折磨奴了,奴,好辛苦,好想,嗯啊…”荡的台词脱而,没有演练,仿佛就她想说的样。

羽毛还在开处,周祁却放开手,任停留在里。

“好好夹着,千万要掉来,否则,本王可要重重的惩罚你。”他说完,临雪渡便听见阵褪衣服的声音,接着阵气扑面而来,带着些许栗的味道。湿抵上她的双唇,硬,,顶端还冒着丝丝液。

“喂喂喂喂K,要来就么刺激吧。”临雪渡心里暗暗跟K沟通,却没有得到回应。

思考的过程中,临雪渡已经被迫张开嘴,人已将炙的分送她的中。知道你有没有样的行为,就行动快于思考,所谓的意识行为,就人们说的记忆。所以临雪渡的头很熟练服侍着男人的分。

“嗯,好贱的嘴,好会,将来皇兄也会在你张嘴销魂吧,嗯,要去伺候皇上,很兴奋?”周祁喘着粗气,享受女人小嘴给他带来的快感,鄙夷道。

“唔,玉姬,只想王爷的唔,只要王爷,唔。”临雪渡齿清的说。她的眼睛看见,被迫,被男性力量征服的快感,让她欲仙欲死。比她本人更加熟练的吞吐着男人的分,希望给对方快感。尖过前端的小孔,、勾画,吞咽着前端排的液,喉间发咕咕的声音。她的敏感至极,只为男人交着,也能感觉到中阵阵搔痒传来,犹如蚂蚁钻心,液股股断,将整个甬道打湿。临雪渡怕片浅浅在前端的羽毛被液冲来,由夹紧肉,换来的更加渴望被填满的空虚。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iqishuw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