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94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夫君吧?”墨衣女子不答反问。

“我是……”

凤离怔怔盯着男人毫无血色的脸,心脏犹如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狠狠遏制住一般,阵阵发疼。

“他怎么样了……”

墨衣女子未答,掀开棉被和风身上的外袍,准备给他施针。

见到他劲瘦的身体上,数道长短不一的伤疤时,对这个男人徒增一分心疼,对身后的高大男子则是越发不满。

起初她见这貌美的男子抱着男人冲进来的时候,满脸焦急的模样,还以为他对男人有多好呢,搞半天连他为什么流这么多血都不知道。

她去年曾为一个男人接生过,那男人的相公可是对他疼爱得紧,温声细语,照顾有加。

原本不会管别人的家务事,此刻却怎么都忍不住,冷脸多说了几句。

“你是怎么照顾自己夫人的? 娶了他就要对他好。连他怀孕都不知道,他这是腹部受了冲撞,动了胎气了。”

“还有,他生完孩子才过去两个多月,你又让他怀孕,哼……也真是舍得。”

细细的银针缓缓扎入他身体的各个穴位上,原本昏迷不醒的男人,感受到了极致的痛苦般,忽然拧起英挺的剑眉,低哼了一声,浓密的睫毛颤了颤,但没有醒来。

凤离的心随之一紧,而墨衣女子接下来的话,令他整个人都陷入一种发懵的状态。

“他已经有孕一个多月,算算日子,生产才过去一个多月,你便与他行了房事。”

“你知不知道,生产之后两个月内是不能行房事的,而且他还是难产,他的身体这么能受得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iqishuw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