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暗示这明显贺寒他没有听懂吗?

笨死了!

凌俏踮起脚,在他耳边声音放得轻柔:“洗干净了送,,要你。”

“懂了?”她来。

也不知是因为她说的那句话,还是她在他耳边的两气,激得他耳子发,像是要烧起来、贺寒匆忙别过身,走到一边去。盖弥彰地脱己的大衣,挂到衣架上。

“行不行嘛?”凌俏跟过去:“不行就算了。”

贺寒:“……”

“不行的话,把送给你也是以的。”她依依不舍地缠上去,抱着他的胳膊晃两:“你要不要嘛?”

她的柔软蹭到他手臂了。

贺寒扯开凌俏,呼都有些了:“去洗个澡。”然后大步走进浴室。

凌俏看着他的背影挑挑眉,小脸上是个十足得意的表情。

洗完澡,吃过午饭后。贺寒陪着凌俏去清和园,叔叔的家和凌俏父亲的家在一个小区里,就是隔的一栋楼。

凌俏和贺寒说了报纸上有凌牧为学生的消息。当然有,要不然贺寒也不会此张,跟着凌俏寸步不离。

几年前贺寒让许则宁来南州市高价回收那一年的所有报纸,其中收到百分有关那场车祸的报道。

或许还没有收完。

他绝对不让漏网之报被凌俏看到。

绝对不!

这一去叔叔家倒是碰巧了,姑姑一家子也在,刚吃了饭,饭桌上满满一桌的残局。姑姑和婶婶在收碗。

“你找谁?”来开门的是叔叔,十六年过去了,他已经不认得凌俏。一个俏明艳的女,身旁站着一位清挺英俊的男人,一高一矮。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iqishuw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