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4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辛罗沉默了一会,斟酌道:“道行易修,人心难练,主子是在教她生存之道,沈姑娘年纪小,还不懂。待冷静几日,沈姑娘想通了,反倒还要求着主子教她。”

言之意是说,主子你没做错,你是为了沈姑娘好,是沈姑娘不理解。现在她是受了惊吓才会如此,让她缓几日,她就会跟个没事人一样来找你的。

赵沉临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他猛了一烟,呼的烟缥缈,跟叹气似的。

-

山林小径,沈乔步子凌,越走越快。

虽然没有真的砍/脑袋,但她的脑子里还在不停闪烁血腥的画面,本压不来,于是逮着一棵树狠狠踢了一脚:“有病!”

回应她的只有零星几片落叶和一排振翅飞的乌鸦。

“……”沈乔气伫立了一会,又抱着脚蹲。

艹,踹疼了。

怎会有赵沉临这样的疯批?

她是脑子泡水了才会给觉得跟着他混也好的吧!

好个线,个找爹去吧,反正她是不陪了!

沈乔一路骂骂咧咧,一瘸一拐地跑山。

-

是夜。

磅礴大雨浇了整个西区。

一个身材瘦小的年从龙锤炼铺的后门走,他斜斜地打着伞,怀里抱着一个青包袱,鬼鬼祟祟地扫视一圈周后,奔入雨幕。

黑暗的巷子里只有他的脚步声,急促且慌张。

“东西带来了吗?”

年猛地抬眼,只见一位身着紫服的女人立在巷子深,雨滴硕大,她立在傀儡为她打的伞,没有溅一片衣角。

“明、明主。”徐义抱了怀的包袱,张到磕磕绊绊,“我、我趁师父休息,偷偷拿来的……他卯时就醒,要是被他发现……”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iqishuw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