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86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对于谢岚山,无论是殒命异乡的那一个,还是身不由己的这一个,他始终是有愧的。

夕阳沉底之后,天就黑透了,几片灰亮的云冻在天上,像凝结的一层脂膏。他犹在愧悔中默坐,手机突然响了。

“隋队长,久远没联系了。”

那头的声音醇厚又激越,散发着独属于这人的雄性荷尔蒙,几乎瞬间就令隋弘想起对方是谁。因为那个隐秘不宣的手术,他当然是见过段黎城的。

连环奸杀案过去两个星期,乔晖与其母亲都已伏法,对外也已宣布案子结了,如重案大队忽又要求重新立案侦查,身为案件负责人的刘副局还是挺为难的。

鼓噪的媒体,喧嚣的民众,多双眼睛眈眈看着,稍不留神他这副局长的位子都难坐去。

刘炎波暂未对是否重新立案有所表态,倒是板着脸孔先回家,开就问子:“你秘书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一句话问刘明放一身冷汗,后背都湿了半拉,他赶忙打马虎眼:“你说夏虹啊,我就是最正经的事关系,她的案子不是早结了吗?”

刘炎波还是信任己的亲子的,这小子虽说不成器,但也断然干不伤天害理的事情,他想了想说:“谢岚山要求重新立案侦查夏虹的案子,他说杀害她的凶手另有其人,用模仿作案来掩饰己的真实身份,而多此一举的原因是那个凶手很就是她的身边人。”

刘明放为免露马脚,只点头表态:“这刑侦上的事情我也不懂,爸爸你的意思呢?”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iqishuwu.com

(>人<;)